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民生 > 佳文推荐
《六盘山》:百姓视角下的乡愁
【信息来源:【信息时间:2018-11-15 10:20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如果想以影像方式挖掘一座山脉的人文历史、文化传承以及依山而居的民众生活,直接诉诸视觉功效、努力接近表达对象真实境遇的纪录片可谓最佳的表现方式。在对长白山、秦岭、天山、贺兰山等山脉进行展现、获得良好收视效果之后,纪录片创作者又将视野对准了六盘山,以8集纪录片《六盘山》展现其独特的人文魅力和时代风采。

六盘山繁衍了陕、甘、宁连接处的关陇文化,培育了深厚的人文历史。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成吉思汗、毛泽东等历史人物,司马迁、王维等文化名人都曾到过这里,很多影响历史的大事件在这里发生。为了将这些丰沛的历史资源展现在纪录片中,创作团队选择了平民视角。剧本创作初期,初选的入镜人物达200多个,实际采访了100多人,最终在片中呈现的主要人物60多位。他们中有骑着摩托车完成长征之旅的文化馆干事、召集学生沿着长征足迹而行的回乡青年、用砖雕方式恢复古城的民间艺人、经历过原始“二牛抬杠”到现代科技的农民、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时从外地来的支宁人、创办个人农耕民俗馆的宣传部干事,等等。他们在镜头里用“细雨湿衣”般的小故事,讲述了自身的命运轨迹,也阐释了这座山的厚重历史与多彩民俗。

在再现历史事件时,纪录片《六盘山》并没有使用铺陈宏大场面这一常用的表现手法,而是用大量普通人物的故事与叙述去建构一个时间和空间有机结合的坐标系,这种“四两拨千斤”的艺术手法既使原本厚重的历史以轻盈的身姿呈现在观众面前,也印证了著名学者克罗齐“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论断,回避了纪录片创作常常不小心掉进去的一个陷阱——“捡了故事(个体或局部),丢了历史(整体或全局)”。

六盘山是关陇文化的摇篮。为了唤醒这座山上依附的民族文化身份,找到关陇文化传承者的底色和声音,剧组创作也从普通人着手,既表现恪守传统技艺的剪纸妇女、砖雕老艺人、古堡的找寻与拍摄者、社火传人、秦腔艺术表演者,也描绘顺应时代大潮的文创产品研发者、回乡创业者、旅游开发扶贫者,让他们在影像展现中完成历史与现实的交接,使文化的传承力量像链条一样,延伸于祖辈与他们之间,并向未来拓展。创作者不落高举高打、符号化表达的窠臼,将视野根植于群众之中,选择生于斯、长于斯的普通人进行展现,对观众而言更具亲近感、真实感。这些故事巧妙地彰显了依存在一个个古老传统文化中的民间智慧,成为安放于六盘山文化记忆之书中的珍贵章节,也唤醒了当地人、观众对传统文化的重视。

六盘山地处黄土高原腹地,乡愁在这里有着不同维度与层次的呈现,纪录片《六盘山》选择了留在家乡的诗人作家、外出流浪的民间音乐人、用相机镜头自费记录消失古堡的摄影人,让他们以家乡人的身份讲述对传统民俗、故园风景、旧日历史的眷恋,以及对外面世界和美好生活的向往。留守者也好,外出者也好,一轮故乡明月,始终伴随着他们,成为他们的乡愁。尤其是宁夏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三位作家,都是从六盘山走出来的,他们的笔下,一直讲述着对这方土地上的热爱。

《光明日报》( 2018年11月15日 16版)